协奏之缘

作者: 深圳交响乐团 ,发布日期:2017-06-27,浏览:176

◎ 乐 境

伴着大自然的疾风劲雨,我们十数天沉浸在钢琴协奏曲的狂欢节之中。来自16个国家的数十位钢琴精英竞相登台,数十场的高水准音乐会和大师班,让世界各地的“好声音”在鹏城荟萃如珠宝生辉。作为一个乐评人,我有幸目睹了“钢琴音乐周”所有演奏者和钢琴大师的风采,谓然感叹:有一种奇迹只能在音乐厅发生。

当人们的鲜花与掌声疯狂地献给获奖的年轻演奏家时,演奏家却激动地扑向了担纲协奏的乐队,与指挥相拥,与首席握手,向每一位乐手投去深情的感激,那是盈颤的含泪的笑容。

何为协奏曲演奏?它的意义在于配合,在于默契,在于心与心的传递与相知。键盘独奏者突然置身于一片黑压压的乐队时,感受到的是山体般的威慑与压力。没有排练机会,更没有熟悉的时间,然而,这种众目睽睽下的舞台交流,就是要见真功夫的。

一个成熟的钢琴表演者,他与乐队的关系一定是“亲密无间”的。何时出,何时进,彼此没有语言交流,只能靠气息与感知,这种感知是具有灵气的,如果没有这种灵性便难以达到高度默契,即使彼此双方有眼神肢体传递,也不一定能够恰如其分地“衔接”,对于乐队和指挥来说,更大的考验在于尽快熟悉独奏者的风格特点,对于触键的轻重缓急,对于速度节奏的把控,都不敢有丝毫的疏忽。记得第二轮时,有三位表演者演奏同样的贝多芬协奏曲,同样的旋律,却是不一样的效果。有这样一个细节:13日那天,深交团长在听到白岩峰弹贝多芬C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时,眼前一亮,立刻问身边人这个小伙子是谁?把他盯住。果然这一盯,便在12位二轮表演者中盯出了一个冠军。固然,团长是专家出身,具有慧眼识珠的本事,而乐队那天的状态,也绝对是让钢琴演奏者达到高峰体验的关键。

深圳走出来的潘林子得天独厚,9岁时就跟深交有缘,有着出国合作的机会。她端坐在钢琴前时,安详淡定,好像回到亲人中间。一曲《黄河》,搅动了乐队每一个人的激情,特别是第四乐章“保卫黄河”,那种澎湃的高潮来临之时,她在弦乐管乐的浩荡交替声中,犹如黄河上面飞腾的一匹神驹,踏着耀眼的键盘浪花,让人血脉贲张。六年前我曾听过这个小丫头在艺校演奏过《黄河》的一个乐章,如今经过柯蒂斯的深造,她的音乐更加完美成熟。她从里到外地长大了。潘林子获得最佳《黄河》演奏奖名至实归。她还获得了整个音乐周表演的银奖。

第二轮的指挥是来自北京的青年指挥家夏小汤。头一次见识过他的风采便留下良好记忆。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临场应变能力。来自巴西的法比奥·马蒂诺,是所有表演者当中最具个性色彩的。一头蜂巢长发,在键盘上方飘出明星风采。他在第二轮演奏贝多芬C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时,或许因为过于亢奋,在一个乐句间不慎失误,险些出大错,幸亏指挥敏感察觉,乐队及时补救。外行没有感觉到,但是他自己却如同“大难不死”般地从琴凳上弹起来,扑向指挥和乐队。他以夸张的动作,毫不掩饰其“死而复生”般的感激,恩人般与指挥相拥一次,转身谢幕,却再一次拥抱了指挥。那种激动和感激令全场愕然。似乎,他已经获得了金牌一般。

一个好的指挥,不仅需要有对文献曲目的熟练精准掌握,和临场经验丰富积累,更要有应变救场的能力。担任第三轮指挥的傅人长先生,就此次“临危受命”感慨良多。他等于救急来了。因为原本担纲第三轮指挥的深交总监林大叶临时有重要任务,便由傅人长来指挥深交。他说当时接到任务时头皮发炸,因为30多个协奏曲,谱子叠起来就有尺把厚。何况时间如此之紧,每场演出至少要有三天时间供排练,而他只有三个小时。这只是他跟乐队间的三小时,至于键盘钢琴演奏者,则只有舞台上的真刀真枪相会了。

还是这位巴西幸运者在进入了第三轮的表演时,人气越来越高,这是因为他在这一轮选择了“肖一”与“普二”。这两首俄国作曲家的作品完全吻合了他的风格,仿佛为他量身订制。而深交庞大的乐队,每个声部的首席悉数登台,更加让他如鱼得水。他的表现十分抢眼,与乐队合作热烈澎湃。节奏掌控极好,简直是位键盘魔术师。他身上有种天生的骨子里面的东西,被乐队完全激发出来,撞击出一片耀眼的璀璨。这是一次最精彩的配合,不亚于一次精心准备并周密排练过的乐季音乐会。

然而,他们这次没有经过任何排练,马蒂诺相当于从遥远的南美海岸踏浪而来“相亲”的,结果一见钟情,一见倾心。他仍然扑向指挥傅人长,仍然感激着深交的乐手们。这是一种音乐缘分,其情动容。

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的陈学泓只有17岁,是参加最后一轮表演者中最年轻的。他才华逼人,或者说在这首“柴一”中,他与深交交相生辉,弦乐和管乐得到了华丽壮阔的激发与升腾,共同达到了辉煌之境。那是一次音乐高地的雄伟征服。柴可夫斯基所特有的壮丽旋律,在那个夜晚回荡久远。

深交的大提琴首席凯润(Karen)在勃拉姆斯第二钢琴协奏曲中拉出的那段SOLO,征服了所有人。那种难度,会令大提琴独奏家打怵。然而,他的音色让他通体放光,其美妙的音韵,美不胜收。他是不久前加盟深交的来自亚美尼亚的大提琴演奏家,他在《黄河》中,也拉得十分倾情,一招一式,仿佛他从小就在黄河水中泡大。

“勃二”四个乐章,很容易陷入冗长沉闷,可是,因为乐队出色发挥,让这曲“冗长”曲目达到了听不够的效果。第三乐章有着无比优美的弦乐序奏,很有层次,很厚实,体现了乐队的深度积淀。因忧伤而美,而心颤。双簧管崔骁峥有着宁静的音色,像藏之深山的淡雾,妙曼飘逸。“雪藏”的首席圆号,首席长笛纷纷出场了,尤其单簧管的衣丞大师。在很少听到斯克里亚宾的钢琴协奏曲中,他显示出了不凡的功力。俄罗斯的安德烈·依琉希金让我们享受到了斯克里亚宾的升F小调钢琴协奏曲。在第二乐章的钢琴和单簧管相映相衬间,精致的抒情有着非凡的意境之美。

演出结束后,我在深交的微信群里看到一位声部首席称赞同道们顽强的意志力,坚持每一场四个协奏曲的漫长演出。她说自己只吹了两场已经嘴唇磨起了水泡。这种高强度高水平高质量的协奏,确实不容易,不仅需要意志,更需要团队凝聚的力量。几年来,深交的成长有目共睹,艺术总监但昭义、英国钢琴大师埃尔顿和波兰的雅辛斯基都称赞深交,他们认为这场国际音乐周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完满的结果,与深交高水平的协奏密不可分。深交功不可没!

新闻
la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