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音乐大师拉维•香卡弟子将在深首演西塔琴协奏曲《欢庆》 西塔琴+交响乐,用“世界语”沟通音乐之美

作者: 深圳交响乐团 ,发布日期:2017-03-24,浏览:127

◎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媚

印度音乐大师拉维·香卡是世界乐坛上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通过与披头士乐队和小提琴家梅纽因等的合作,他成功地把印度西塔琴推向西方乃至全世界。3月25日晚,拉维·香卡的得意门生——印度西塔琴演奏名家高拉夫·马祖达将带着自己创作的西塔琴协奏曲《欢庆》,在首届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开幕音乐会上世界首演。

昨日下午,记者在深圳交响乐团演奏厅专访了这位印度西塔琴演奏名家。高拉夫说,“协奏曲”本身就是最好的一种文化交流与沟通。

披头士乐队也曾拜师拉维·香卡

高拉夫手中的西塔琴,是“最印度”的传统乐器,在世界范围也广为人知。“西塔琴不仅在印度很流行,也很受世界各国人民的欢迎。它音域宽广,可以横跨4个半的八度,广泛运用在流行乐、摇滚乐、电影配乐中,它既能独奏,也能和西方乐器包括交响乐队协奏。”

西塔琴之所以风靡世界,离不开高拉夫的恩师、印度音乐大师拉维·香卡的大力推动。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披头士乐队吉他手乔治·哈里森拜师香卡学习西塔琴,香卡对披头士后期音乐向迷幻转型产生了很大影响。披头士乐队的《挪威森林》和滚石乐队的《把它涂黑》等经典摇滚歌曲中都使用了西塔琴。

“我1986年开始跟随香卡在新德里学习西塔琴,在他家里学习和生活了7年,去过印度许多地方演出。后来,我开始走出印度,在亚欧等各大洲许多国家巡演。”

高拉夫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深圳。“在‘一带一路’音乐季演出有着重要意义,因为中印两国是世界大国又是传统邻国,通过这次文化交流活动,我们可以分享音乐的美妙、增进文化的交流,彼此相互了解,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欢庆》首演,用“世界语”沟通音乐之美

说着说着,高拉夫在右手食指戴上金属拨片,弹奏了一小段旋律。他指着手上的乐器告诉记者:“西塔琴的长颈部是用松木制成,共鸣箱的材质可能你们会猜不到,这是印度西部特产的一种南瓜。这种坚硬的南瓜去囊后要经过半年以上的日晒处理,一把西塔琴需要一年左右才能制成。”

高拉夫这次带来的西塔琴协奏曲《欢庆》,是特别献给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的作品。“《欢庆》包含三个乐章,第一乐章是清晨的旋律,平和、松弛的;接着是充沛饱满的午间旋律,终乐章则是愉悦、欢乐的晚间旋律。这首曲目传达的内容并不局限于特定的某一天,你不但可以理解为时间的循环,也可以理解为人生旅程上的五彩风光。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我们对曲目可能会有不同情绪的理解。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来欣赏,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在音乐会上,从演奏员、独奏家、合唱团到台下的观众,可能都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我们说的是不一样的语言,接受的是不一样的文化,但音乐可以成为我们共通的‘世界语’。”高拉夫说。

“协奏”就是最好的一种文化沟通

高拉夫说,用“西塔琴协奏曲”的形式创作并不常见,因为创作者需要同时对传统的西塔琴和现代的西方交响乐技巧了然于胸,他的老师拉维·香卡在世时曾创作过三首西塔琴协奏曲。“在《欢庆》中,我不仅融入了印度音乐元素,通过这几年在世界各地的巡演,我也吸纳了世界各地的音乐元素。”

“西塔琴协奏曲的形式本身就是最好的一种文化融合,因为我不是一个人独奏,而是跟来自深圳以及世界各地的演奏家们一起协奏,半秒钟的节奏误差都要不得。这就需要我们彼此心中有对方,相互欣赏、相互理解、相互尊重。”

他笑称,在印度演奏音乐,即兴成分较多,演奏者经常依靠记忆力和想象力来完成,每一次演奏都是“独一无二”的。“和交响乐团的配合,就需要分毫不差地根据曲谱来完成,否则就达不到‘和谐’‘协奏’的效果,这对我也是一次很有意思的挑战。”

 

 

新闻
last news